爱下书小说网 > 一曲惊鸿舞霓裳 > 第二百零八章 扼杀
    麝鼠是南召国特有的一种热带动物,长相与蛇无异,只是长着一个类似老鼠的脑袋,整个脑袋硕大无比,让它看起来比一般的蛇类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让人更加恐惧的是它那一口尖利无比的獠牙,但凡让它要上一口,伤口会在几秒中恶化流脓,也会波及周围的皮肤,像被硫酸腐蚀一般,深及骨肉,死相十分痛苦。

    即便是南召本土人,一般情况也会远离这种危险力十足的生物,普通人家更不会圈养这种冷血无情的家伙,可这个叫做靳小小的女人,竟然仅凭一人之力,就可以凭空召唤成批的麝鼠。

    如果今日被这些含有剧毒的家伙咬上一口,那死的时候一定会非常难看,会死得非常之惨,光是想想,站在树梢上几乎要被挤得掉下去的凤邪和范卓都心中一阵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阿卓,你那个能不能稍微往那边移一下,本公子要掉下去了!哦哦哦,真是要死,怎么长得那么清秀,突然一下这么猛?”

    “凤大哥,这边实在是移不了了,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最毒妇人心啊!”

    “你又是在哪里听说的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官考的时候试卷上出现的,因为觉得甚是有理,就记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树下是熙熙攘攘,争先恐后,慢慢吞吞想要爬上来的麝鼠,远处嗷嗷叫着似乎又被召唤来一群狼,绿色的双眸混合在一起,向着这边咆哮而来。

    树上几人淡定不已,一边撒着乐正羽特制的药粉,一边等待罹王爷将内力输入越遥体内,等待无疑是漫长的,尤其是性命即将受到危险时的等待。

    就在下面饱受攻击之时,范晔忍不住出声道:“小小,何必这样对待他们,他们又没有做什么伤害我们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向着这群不知好歹的人类说话?他们将我们的喜房毁掉,毁掉了我们最美好的洞房花烛,你不伤心吗?”

    听着靳小小的话,范晔眼中闪过犹豫,方才没来得及好好思考那个红艳艳的喜房,似乎他印象中有过这么一次经历,只是一个穿着完全不一样喜服的女子背对着自己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范晔仔细摇摇头继续想着,可是为什么他的头这么疼,似乎只要一想从前的事情,头就不受控制的疼痛,胸口像是被人紧紧攥住一样,那种扯着皮肉的疼痛让他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看着他那般痛苦的模样,靳小小终是不忍,她随手一挥便带着范晔几个转身,作势要走,谁知后面却传来了女子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觊觎别人的夫君算什么英雄,还有!我们是人类,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仙女吗?身为一个女子,在男子面前说什么洞房花烛,害臊不?真是天下大了,什么鸟都有啊!

    还有那个傻愣傻愣,呆头呆脑的家伙,以后我再也不是你的师父,我家瑶瑶跟你再没有半点关系,我要给你们半和离,和离知道吗!最好早日来府上把你家儿子接走吧!”

    乐正羽张开嘴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,真是忍不住长长嘘了一口气,终于全部说出来了,气死她了,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了现在的范晔,但伙同这个蛇蝎女人伤害了自己的瑶瑶那就是罪无可恕!

    “对!什么哥哥,什么兄长,从此以后,范氏兄弟中再也没有范晔这个人,今日你既然亲手打伤了嫂子,那就别怪我替兄弟们做了这个主,我范卓再也没有你这个兄弟!”

    被骂的靳小小不怒反笑,她一口银牙几乎咬碎,靳小小张了几次嘴又无力反驳,气得满嘴胡言乱语,在范卓和凤邪耳中,这无疑是在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“还说你不是在抢走别人的夫君,也不会去照照镜子,瞧你那副肿眼泡,尖嘴猴腮的样子,比得上我们瑶瑶哪一点,真是大言不惭!”

    “我?我尖嘴猴腮?你竟然说我像猴子!你真是太过分了,看本姑娘不把你的头打个稀巴烂…”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竟然可以听懂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靳小小随意对着空气乱骂一通,随后指着乐正羽那张微微喘息的小嘴,像活见到鬼一样,这深奥的南召古语可是她家族中的独传啊!这个女人怎么会讲?

    “怎么?就允许你会讲我们的语言,就不允许本小姐会说你们的语言?本小姐天赋异禀,看着别人说话一学就会,怎么,不服来跟本小姐打一架啊?把你脚下这些玩意儿弄走。”

    双方气焰一触即发,本来是两个女子之间的吵闹,没想到靳小小是个完全沉不住气的,她抽出腰间翠笛,放在嘴边就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乐正羽只是不想让靳小小把自己那个蠢徒弟带走,谁能想到这个疯女人经不起刺激,竟然将南召几乎八成的凶猛野兽都召集来了,此刻那黑狼正在猛烈的撞击着梧桐树干。

    只是在一边攻击树干一边对着树梢上人嚎叫示威的时候,乐正羽想的却是,难道这里的动物能这么和睦的相处吗?都不打架的吗?为什么可以在攻击他们的时候这样配合融洽?

    就在身下梧桐几乎断裂之时,即墨罹缓缓睁开了眼睛,越遥被震碎的经脉已经被修复,只是还在昏迷中,尽管只是帮越遥修复了经脉,可是即墨罹还是吐出了一口血,几乎散尽半身功力。

    “咱们现在要找个别的地方,否则这颗树断了咱们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乐正羽正要飞身跃走,手腕被拉住,即墨罹已经起身要向前一步,伸手将昏睡中的越遥交到了范卓手中,“好好照顾好她。”

    随后大掌一挥,那本来还嚣张至极的靳小小身子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地上,只是勉强稳住心神,手中翠笛依然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做人不能太贪心,本王说你一边要分心驾驭这么兽类,一边还要分心控制你身上的蛊毒,做人怎么能三心二意?”

    罹王爷的话刚出口,毫不留情便又是一掌,尽管嘴角溢出血迹,可他站在那里岿然不动,挡住了所有的风雨。

    凤邪对着范卓使了个眼色,自己先向着旁边几处矮树掠去,范卓带着越遥紧随其后,如此一来围着树木的动物有一半全跟了上去,像追逐打闹一样追着一直向西掠去的三人。

    这一掌并没有全数击在靳小小身上,反而是旁边的范晔一脸茫然的看向身边的女子,他自那日醒来便自然而然将第一个见到的她当成了自己的家人,而她也说自己是她的未婚夫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怎么会出来了这些人,这些奇怪的人对他说了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话,他竟然全记在了脑中,在他们说出与自己断绝关系的时候他竟然会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当那个女子不顾自己受伤也不舍伤他半分的时候,他竟然愤怒到想将自己的那只手斩断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,自己到底是谁,自己不是小小的师兄吗?

    范晔的头要炸开了,他甚至感觉到了濒临死亡的感觉,他双手抱头,在靳小小的一声娇喝中被靳小小带着一跃不见了踪影,下面被召唤来的野兽顿时像群龙无首一样,双眼似乎遍布迷蒙,随后还相互撕咬了起来。

    即墨罹将乐正羽抱在怀中追随着凤邪和范卓的身影离去,双颊两畔的风呼啸而过,乱发飞舞间乐正羽担忧的看向自己身边的人,他却只是对着自己笑笑,示意他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凤邪和范卓停在一座山洞前,似乎是什么大型动物的巢穴,只是在凤邪走进去点亮火折子照耀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东西在里面,他们现在就需要这样一座宽敞的山洞来休息。

    几人相继走入,看着光洁整齐的山洞,乐正羽觉得甚好,如果这里以前住过什么人,那等主人回来再做商议,现在重要的是先将越遥放在地上好好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留着凤邪和范卓看守洞中,乐正羽和即墨罹出去采摘药材,来时拿了大量防治蚁虫蛇类的药粉,可是方才对付那一大波致命的麝鼠已经几乎用尽,现在需要大量的药材去研制成粉。

    天光大亮的时候乐正羽和即墨罹双手提着无数药材和鱼虾走了进来,山洞已经被凤邪用巨石堵上,没有得到事先说好的口令:芝麻,开门,是进不去的。

    看着满载而归的二人身上带着湿哒哒的露珠,刚刚生起来的火堆将洞内照得大亮,也算几人运气极佳,在这么个毒物遍布的地方还能顺利找到这个山洞,还有烤的油滋滋的肥美烤鱼。

    潼关镇。

    又到了新一天的国医馆开诊的时间,楚凛君被侍卫推着走入大堂,随后直接上了二楼,怀中抱着的小女孩是头一次到这医馆来,好奇的上下左右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“楚家爹爹,这个医馆当真是我娘亲开起来的吗?”

    粉粉嫩嫩的小女孩撅着小嘴,兴奋的在楚凛君怀中扭来扭曲,楚凛君一改方才在侍卫面前露出的那种肃杀之气,温柔似水的眼眸中全是宠溺。

    “对啊!以后每日爹爹都带玥儿来这里,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呀好呀!玥儿替爹爹按摩,爹爹很快就那个站起来抱着玥儿飞了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女孩眼中是比水洗过的天更加干净的单纯,楚凛君心尖露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