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皇子妃 > 第3章 宫中事(3)
    而岚意只在心中嗤笑,想着裴妙晴就算是翻了天,也不过是一个庶女,不是她瞧不上这个身份,庶女里面自然也有好的,嫡女里头也不全是十全十美的人,但天家礼法如此森严,三皇子和四皇子,一个是当今皇后的独生子,一个是颇得圣宠的瑛贵妃的二子,若是娶个庶女做正妃,那才是太阳打西边儿升起来了。

    二小姐裴妙晴听了这话,低下头掩了掩唇,“妙筠,好好吃饭,以后的事谁能说得清,我也不过是才与皇子们见了一两面而已。虽然说了几句话,但也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裴妙筠捧着她,“才说了几句话,我就看见二皇子四皇子满面笑意,都对二姐姐青眼有加呢,可见二姐姐就是天生该做皇子妃的人。可我就怕啊,有些人身上带着不好听的话,会拖了二姐姐的后腿。”

    裴妙晴忙说:“外面那些针对长姐的闲话,咱们闺中女儿不能去和他们分辨什么,只能尽量不去听,就当不存在。想来长姐听到的时候,心里也不好受,咱们快别提了。”

    说是这么说,面上隐隐的得意,岚意只一瞟,都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么些年这姐俩在言语上,都是占尽上风,一个直白地损,一个假意地大度,搭个台子就能唱一出好戏。岚意从一开始的愤怒,到现在的平静,已经完全明白了一个道理,那就是言语几句,不痛不痒,真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手里能拿到些实在的好处。

    靠着这份不争不抢自持身份的态度,即使父亲一直在被白姨娘冷姨娘吹枕旁风说她的不好,也没有真正放弃过她。

    这个府里,真正说话有用的,还是裴归裴大人,他不放弃岚意,府里的人再势利也不敢在明面上作践大小姐。

    岚意自顾自地埋头吃饭。

    然而宛茵和宛玉和她亲,临出门前母亲也嘱咐过了岚意是她姐姐唯一的孩子,不论如何都要护着岚意对岚意好,听到这些话,宛茵心中愤慨却还没想好怎么为岚意出头,宛玉已经笑盈盈地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阿姐,我们久不在京城,好些事我都记不清了。当年大皇子二皇子出宫建府,分别封了肃王齐王,我倒忘了,肃王妃和齐王妃,都是谁家的闺女来着?”

    宛茵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但妹妹的脑子一向比自己灵光,就顺着话答:“肃王妃宋氏是宋大学士的二女儿,至于齐王妃萧氏,则是户部尚书的孙女。先前在京中过上元节,我们与齐王妃还有过一面之缘,她温柔可亲,你忘啦?”

    宛玉笑道:“噢,阿姐这么一提,我就想起来了,肃王妃和齐王妃都是正正经经的嫡出女儿,看来皇子选妃,也是要看身份的,方才听妙筠姐姐那么一说,我还当天家连嫡庶都不分了呢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岚意就在一旁“噗嗤”笑出声,若有所思地看着裴妙筠道:“所以三妹妹刚才那话,是故意去戳二妹妹心窝子?何必呢这是。”

    本来她不打算和这两个人计较,但眼下有人为她出头,若她还憋闷在那里,就对不起表姐妹。

    宛茵从来不与人争吵,此刻又是在别人家里,听出来妹妹绕了个弯原来是这么个意思,脸上一下就红了,当然说出的话她也不会收回,毕竟是姐姐,本就要护着岚意的。

    而宛玉活泼,又是千宠万宠捧出来的掌上明珠,才不在乎这个,笑着与岚意说其他闲话。

    裴妙筠被好一顿挤兑,气得牙根痒痒,一顿饭登时吃不下去了,搁下筷子,赌气说自己吃饱了。

    裴妙晴的脸色也不好看,但她和白姨娘一样,都是能忍的主,平日里又被教养得很好,此刻努力让自己面不改色假装不在乎,心里却铆足了劲,想着别人都因庶出的身份看不起她,她偏要争一口气。

    白姨娘见自家闺女吃瘪,打了个圆场,“现在天冷,着紧吃完饭,有几句话嘱咐你们,说完后都早些回去休息,免得冻病了。”

    一顿饭吃到最后,再没起什么风波,可白姨娘也不会让岚意这么得意,刚撤了桌子,她就很严肃地说:“岚意,按道理我是姨娘,不该和你说这个话,但裴府现在正经也算是我管着,老爷也说了,我算半个母亲,所以我还是要好好地和你讲讲。”

    岚意淡淡地道:“姨娘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白姨娘笼着手炉,“之前在瑛贵妃娘娘面前,你说‘嫡女不为妾’,已经传得整个京城都知道了,瑛贵妃娘娘大度,不与你计较,但眼下五皇子刚殁,娘娘的心情未必还如从前,一个半月后宫里设宴过除夕,适龄的官家女儿也要去,你定要向娘娘认个错。”

    看着岚意低头不言语,白姨娘又往下续,“再一个,宫里的皇子们是读圣贤书长大的,都不喜欢张狂轻浮的女子,你先前的作为虽然还够不上这四个字,却也是活泼过了头,如果真被选为皇子妃,往后的日子恐怕并不好过。”

    她语重心长,身体往前倾斜,倒还真有几分长辈的样子,“我把你当自个儿孩子,才与你说这样的贴心话,岚意,你是老爷的心头肉,更是夫人唯一留在这世上的血脉,嫁给皇子们要受委屈,他们连同我,都会心疼坏了。如果你不想嫁给任何一位皇子,和姨娘说,姨娘想法子让你避开。”

    岚意脸上的表情这才有些微微的触动,但显然这触动不是感动,而是提及亡母的不快。她说出来的话并不好听,“姨娘竟然有这样大的本事,连选皇子妃这样的事,都能够置喙了?”

    白姨娘还没怎么,裴妙筠先站了出来,“长姐,白姨娘处处为你,你怎么就这样和她说话?”

    岚意眼皮子都不抬。是,她是不想嫁入皇家,可不代表她希望裴妙晴或裴妙筠能嫁进去,母亲和弟弟的死亡还在记忆里深深刻着,虽然表面上看,他们的死因都是那么正常,但岚意死心眼,就是不相信这里头没人害他们。

    两个庶妹中的任何一个人嫁入皇室,对于岚意来说,都是调查亲人死亡真相的阻力,白姨娘的意思她一听就懂,避开这种事,无非就是托病,然后找裴府其他小姐来替,说不定到时候选了裴妙晴,为了个嫡出的名头,还会把白姨娘给扶正,那岚意往后想做什么,就更难了。

    白姨娘拦了拦妙筠,还颇有耐心,“岚意,你要是想争一争皇子妃的位置,也没错,只是在这屋里,我也不得不把话说开了——五皇子亡故,皆因三皇子给他挑的马不好,那畜生受了惊,把五皇子颠下来害死了他。听说今日皇上就已经当着许多宫人的面斥责了皇后娘娘,一点没遮掩。咱们家的姑娘,不论如何,都不要和三皇子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她偏过头去,看着宛茵宛玉,“两位表小姐也是,三皇子虽然是嫡子,可万万不能有太多接触。我们老爷和方府一向守望相助,可千万不要因为三皇子而一损俱损了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喊她们过来的目的,前面对岚意的所谓关怀,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。

    方宛茵在外头,就代表着方府,旁人关切两句,她自然要站出来客气几句,“多谢姨娘提点,我和妹妹都会记住的。”

    按说这个时候宛玉该站出来跟着姐姐,但岚意一转眼,竟看见她在发呆。

    表妹似乎有什么心事呢。

    岚意正打定主意待会儿问问她,外面忽然传来徐妈妈的声音,“老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姑娘们赶紧站起身来,白姨娘也一概方才肃然的状态,满面微笑地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兵部郎中不过是个正五品的官儿,在偌大的京城里,这样的官一抓就是一大把,但裴归不一样。

    裴归的父亲曾是历经两朝的人,当今圣上登基时,裴老大人也是倾力扶持,让他的皇位坐得稳稳当当。裴老大人在世时,儿子都没有好好管过,十余年的心血全倾在朝政上,把这一生忠诚,都献给了大顺王朝,献给了圣上。据说老爷子去世时,圣上除了亲表哀思,还掉了几滴眼泪。

    所以朝中同僚心里都明白,他的儿子裴归,一定不会止步于一个小小的兵部郎中,眼下兵部左侍郎年事已高,过几年便要告老还乡,这位子,多半就是由裴归顶上了。

    裴归上朝归来后和白姨娘交代了几句话就扑在书房里忙碌,这会儿正是一天里最筋骨酸痛的时候,好在爱妾笑得温柔稳重,立刻让他知道事情都交代明白了。他长长地舒了口气,坐了主位。

    几位姑娘便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岚意看到这一幕,心里不是滋味,长到这个年纪,心智早已开了,她知道自己的母亲坏就坏在和父亲之间没有这份默契,她太在乎自己在裴归心里是不是独一无二的那个人,而父亲也并不是很会体念他人的男子,忙碌一天,只想和知冷知热的人在一处。

    让母亲郁结在心的那一份冷落,父亲可能压根没有意识到是自己给的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岚意而言,大顺朝的女人,光是那些三从四德就够受了,想着法子让自己自由些,康健些,活得久些,才是最要紧的事。

    白姨娘给他端茶递水,轻声道:“老爷忙完了,用过饭没有?”

    裴归点点头,接过她手里的茶盏,“吃过了。瑶卿,你也忙碌一天,坐着吧,我和她们说两句话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只一句体贴的话,白姨娘脸上就有光,她应了声,坐在裴归下首。

    岚意低头,裙摆里的脚尖轻轻蹭着地,听父亲在上头严厉地说:“这些事情的利害关系,想来白姨娘已经和大家说了,我们裴府的三个姑娘,谁也不可越一步雷池,如果真和一些人有了牵连,轻则毁了裴府所有人的前程,重则……”

    到底涉及皇家,好些话不能说得那么明白,裴归只是顿了顿,就说起别的话,“两位表小姐也是,你们的父亲特特写信于我,让你们尽量避开这一次,若避不开,也要多多讨瑛贵妃娘娘喜欢。”

    宛茵忙上前回话,“姨父和父亲的话,我和妹妹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宛玉的脸苍白得厉害,身体也有微微的颤抖,被姐姐推了一下,才后知后觉地道:“姨父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裴归心思粗,更何况那不是他的闺女,太亲近了不好,便只是扫了一眼,“嗯”了一声,没有多看多想,只不过这么一扫过去,他看到不争气的长女,一天的烦心事又涌上来,瞪着眼道:“岚意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裴岚意垂头丧气,想着自己都这么躲了,却还是被父亲逮个正着,磨蹭了一下,到底还是站出去,低声说:“阿爹。”

    裴归冷笑,“你心里还有我这个爹?还有这个家?你一句话就把瑛贵妃娘娘得罪了。听闻你在娘娘们和皇子们面前,常常口出狂言,不是说自己不屑于学针线女红,就是说自己读的书多,连兵法都会看。怎么,你是觉得自己能翻了天?我问问你,你一个未出阁的闺女,满口说这样的话,像样吗?你说这话的时候,把自己的脸面放哪去了?!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重,不过岚意这么多年,也不是没有被这么骂过,裴妙晴和裴妙筠挤兑她,害她在外人面前出丑时,裴归也是这么凶巴巴地斥责。

    宛茵吓坏了,可在别人家,又是一个不太熟悉的长辈面前,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,只能紧紧捏着帕子。而裴归看到岚意抿着嘴不答话,心中怒气更胜,一巴掌拍在桌上,“我问你话呢!”

    裴妙筠幸灾乐祸,刚要站出来添油加醋两句,岚意开了口,颇冷静地说:“回父亲的话,我的脸面都长在脖子上,要是放到别处,女儿人首分离,就该死了。”

    裴归愣了愣,所有人都愣了愣,谁也没想到在对方如此盛怒的情况下,岚意还敢这么回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