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皇子妃 > 第2章 宫中事(2)
    岚意却指着徐妈妈疾言厉色,“有什么要紧话就说,没有的话,就赶快离了我这里,我这地方小,不该站你这尊佛!”

    徐妈妈一贯知道大小姐的脾气,从前还有几分稳重,如今自以为会嫁入天家,便张狂起来,说直接点就是“有勇无谋”。想着越是这样,自家主子才高兴,她便浮出一点讥讽的笑意,低头道:“二姨娘请各位小姐申时三刻过去用饭,她还有几句话交待。”

    方婉茵怕岚意又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,忙道:“知道了,天冷,徐妈妈快些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徐妈妈也不多言,更不行礼,淡淡地“嗯”了一声,打着帘子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边对方刚走,方宛茵就转过身来颇认真地埋怨,“岚意,从前你可不是这样的,徐妈妈再不济也是白姨娘身边的人,管着你们家的大小事,你三言两语就得罪了她,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表妹方宛玉笑着蹭过来,挽着岚意的手道:“我看岚意姐这些日子暴躁得很,前些时候在贵妃娘娘面前都敢口出狂言,全没有旧日里稳重大度的模样,我们应该告知姨夫,请人来瞧瞧岚意姐是不是中了邪。”

    岚意知道,表姐表妹是母亲去世后最关心自己的亲人,说这样的话,实则是忧心,因此只是笑,并不恼。

    宛茵推了一把方宛玉,轻声说:“玩笑归玩笑,这话不要再说了,本来眼下就有些不好的传言在岚意身上,你在这里开玩笑,被有心人听了传出去,又是一则‘罪名’。”

    方宛玉嘻嘻一笑,软软地靠着岚意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倒是宛茵皱着眉,想了想,还是说:“其实我们都知道,宫里面前几个月前借着选秀之名把适龄官家女孩儿聚在京城,不是为了充盈后宫,是为了刚出宫建府的两位皇子,这事不是个小事,三皇子倒也罢了,瑛贵妃娘娘的四皇子,很得看重。”

    岚意懒懒的,手中把玩着宛玉腰间的坠子,“管它大事小事,反正和我没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关系啦?”宛茵又爱又怜,戳了戳她的脑袋,“正经皇子妃的位置,确实只有两个,但大皇子和二皇子还要纳侧妃庶妃呀,说不定他们就借着这次甄选,再往王府里添人。”

    岚意满不在乎,“怎么添人都和我不相干,我已经和瑛贵妃娘娘说了,我是嫡女,绝不为妾。”

    宛玉被提醒着想起来这桩事,拍着胸口道:“岚意姐,上次我们入宫,你当着贵妃娘娘说这话,真是把我吓死了,要真计较起来,贵妃娘娘,也是皇上的妾呀。你直不楞地戳人家心窝子,也不怕被拖出去治罪。”

    宛茵接上这话,“可不是?多少名门贵女想和贵妃娘娘搭上一句话都不行,你倒好,机会到了眼门前,硬生生给推走了。”

    岚意有自己的想法,但很明白不能在表姐妹面前说,于是只道:“推走了也没什么,大不了不入天家,安安稳稳过一生。”

    宛茵急了,“你当不入天家就能安稳吗?若是贵妃娘娘点着你的名说你不好,以后再要找个好夫君,就难得很了。”

    她握住岚意的手,语重心长,“本来我们这样普普通通的女子,也不见得能嫁入皇家,但过了初选,旁人总是会高看一眼的,你当家里人是为了荣华富贵才送我们入京的?其实不过是为了以后议亲,能寻个好人家罢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宛玉在一旁笑了,“阿姐这是把临行前母亲告诉咱们的话一字不动地说给岚意姐听呢,满口的‘议亲议亲’,看来阿姐是想嫁人了。”

    宛茵的脸“腾”得一下烧红了,一下就打在宛玉的肩膀上,嗫嚅说:“姨妈去得早,这种话,旁人未必会和岚意说,我好不容易说出口了,你反倒要嘲笑我。”

    岚意心里暖暖的,这种话,裴府上下确实没有人会同她讲,自打母亲四年前去世后,她在裴府里过着怎样的日子,只有她自个儿心里清楚。

    “表姐放心。”岚意温言,“天家富贵从容,不会和我这样一个不晓事的女子计较,没准瑛贵妃娘娘早已经把我忘了。至于嫁不嫁得好这种事,担心也没什么用,有时候清名在外的女子,嫁给了不中用的人,日夜垂泪,有时候名声不好的女人,却琴瑟和谐地过了一辈子,说不准的。”

    眼见宛茵还想说什么,岚意推了推她,笑道:“待会儿要去白姨娘那里,表姐准备一下吧,外面落了雪,得把大氅找出来披上才好。”

    申时一刻,姐妹三人从风荷院出来,往白姨娘的屋中走。

    路上的雪已经积了起来,裴府的几个下人来回走动,手握扫帚清扫往来的石子路。岚意全身笼在大红色的织锦镶毛斗篷里,很是暖和。

    她看着鹅毛般的满天飞雪,笑道:“昨天表姐就说天色不好看着要下雪的样子,今天真的下了。”

    宛茵抬手往远处指,道:“从前冬天都是在南边过的,第一次看到这样大的雪,你看那边的假山,像是厚厚一团棉絮搭在上面,漂亮得紧。虽然冷得我牙齿打颤,但看到这份儿景也值得。”

    她才说完话,一枚雪球忽然直奔俩人而来,岚意拉着宛茵躲避,却还是被砸在了大氅上,紧接着就是宛玉的笑声传来。

    岚意二话不说,弯下腰就团了雪球打回去,她团的雪球结实又滚圆,砸到宛玉身上,引起停不下来的笑闹声和告饶声。

    岚意手上不停,笑道:“团雪球这种事,裴府里我认第二便没人敢认第一,宛玉你竟敢打我,看我不教训你!”

    两人笑闹,宛茵就在一旁劝,劝了这个劝那个,结果不仅没劝下来,自己还挨了几下,饶是她好脾气,也忍不住抖抖索索地团了雪打回去。

    漫天的大雪里,京城的官道被缓缓覆满,路上的行人渐行渐少,候鸟都飞往南边,唯有这裴府中,欢声笑语打碎了冬日里该有的寂静。

    闹到最后,三姐妹的鞋袜都被寒凉的雪水浸透了,导致不得不回风荷院换,宛茵嘟囔着万一病了就糟糕了,然而岚意却说:“好久没这样痛快地打雪仗,就算因晚去被白姨娘念叨两句,也划算。”

    宛茵本还要说教两句,但宛玉换衣裳的时候就在她耳边小声说好久没见岚意姐这么高兴了,想想还是缄口不言,只是怜惜地和丫鬟一起给她换好衣衫鞋袜。

    岚意现在是没娘的孩子,裴府的姨娘掌着大权,待她肯定不如亲生,能高兴些就高兴些吧。

    而岚意也万没想到,从这天起,这样干干净净,不夹杂任何利益的欢愉,再难得了。

    如此到了白姨娘那里,已经是酉时初刻,摆在桌上的晚饭已经热了一道,岚意两个庶妹坐在一旁,脸色都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裴府二小姐裴妙晴是二姨娘白瑶卿所生,三小姐裴妙筠则是四姨娘冷佩芸所生,俩人虽不是同母,因都有着庶女的身份,名字又相近,惺惺相惜,平日里走得很近,倒是岚意这个正经的大小姐,因出生时占了嫡出长女的身份,被当时还在的祖母定下和她们不一样的名字凸显地位,又与几位姨娘素来不亲,很不被她们喜欢。

    眼下裴妙筠肚子已经很饿,之前看着满桌的饭菜却不能动,心里窝了火,现在又瞧见岚意面无愧色地向白姨娘行礼,忍不住就道:“长姐来得可真早。”

    岚意也不看她,只是淡然扫过白姨娘,然后低下头去,“路上雪厚,和表姐妹玩笑之间弄脏了鞋袜,所以来晚,还请姨娘见谅。”

    白姨娘眼角眉梢俱是风韵,都说岁月不饶人,可岁月待她格外优待,人家的年纪都长在皱纹上,她的年纪却都长在那周身的风情上。

    岚意是嫡女,其实根本不必要给个姨娘认错,但因自己的缘故让庶妹们吃饭迟了,总要给个说法,她既然开了口,白姨娘乐得捡一个大度的名声,也不计较,只笑道:“雪天穿着带雪水的衣衫也不是玩笑,以后还是要注意些。快去坐着吧。”

    裴妙筠的脸色就更难看了,“姨娘对长姐真好,但长姐从来也不守姨娘定下的规矩,这么些人在这里等着长姐,长姐也没觉得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岚意瞟了她一眼,淡然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又招呼宛茵宛玉,“来,表姐,表妹,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裴妙筠被这视若无睹的态度气得磨牙,“哼”了一声,故意对裴妙晴道:“有什么可得意的,外面的人现在指着裴府说闲话,说的尽是关于她的事,还不是因为咱家的规矩框不住她?要我说,二姐姐你才是德才兼备的人,说不定哪天一道圣旨下来,你就是皇子妃了呢,哪里轮得到旁人。”

    外人皆以为岚意是因为很有可能会成为某位皇子的正妃才如此得意,裴妙筠也是如此,所以专门点着这件事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