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三月不许开花 > 第一章:折枝贺寿
    步霄已经很多年没有踏足过昆仑虚了。

    一眼望过去,第一神山还是第一神山,山间仙气蓬勃,不死树翠绿生辉,凤凰和鸾鸟时不时飞过,或往琅玕树上食那美玉,或往碧瑶树上攀那藤蔓,总之就是一副天外桃源,仙中净土的模样。

    还没走进去,就一阵一阵的花香果香袭来,生怕旁人不知道这里将有宴会一般。

    步霄冷嗤一声,也不知这西王母哪根筋不对头,原来过寿从不叫他,这一次竟遣人过府给他送帖子,谁曾想他刚好不在,对方却不作罢,竟又说动故渊上神眼巴巴的追来凡间,彼时他正在对付一条小蛇,等他将蛇揍趴下,故渊上神才慢悠悠的假装路过似的走过来:“我说你张口闭口什么小蛇小蛇的叫,人家好歹也有一点螣蛇的血脉在,你将它命拿走就算了,尊严还是还给人家的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一点稀薄的血脉也敢出来作怪,学着它那老祖宗吸食凡人惊恐之气增长修为,长此以往,终生祸乱,届时此事还不是落在我身上,倒不如现在就了结它。”

    那“螣蛇”气若游丝,命悬一线,听到这里,竟凝了全身力气,想努力挥动它那被折断了的双翼表示抗议:“大神们,我没有害人,我作乱只是吓唬他们,把他们的惊恐都吸走不也当还他们一片清净了吗?”

    步霄面无表情,抬手就是一巴掌:“按你的意思,我该去天帝那里给你要一个解忧神兽的名号当当?!”

    “螣蛇”被这一巴掌扇得马上要晕死过去,听却头顶上冷冷传来一声:“我话还没说完,你敢晕过去我就让你再也醒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螣蛇”一激灵,双目竟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故渊上神似也看不过去,劝道:“你好好的,杀它就是了嘛,干什么这么折腾?”

    “螣蛇”一听,泪流得更凶了。

    步霄看了更嫌弃,厉声厉气的说道:“既然故渊上神替你求情,便留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故渊上神听了这话傻了,心想,咦,我刚刚那话是这个意思?!

    “不过你且听好了,你这一身邪功我已给你废了,以后不许再作恶,需通过正途走修行之道,修个……嗯,左右你们蛇类都想化龙,那便修成应龙吧,不修成功上至九天下至黄泉我都要把你找出来打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“螣蛇”听罢两眼一闭,泪还未干,已然不管不顾的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故渊上神看着这小山一样遍体鳞伤惨不忍睹的“螣蛇”,忍了忍,没忍住:“你知道螣蛇和应龙是两个不同的物种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步霄很诧异,将那“螣蛇”变得同凡间小蛇一般大小,驭术将之随手往林间一丢,一边掐了法诀准备闪人一边随口回道:“小蛇修龙很难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故渊上神很想说蛇修千年成螣,螣过天劫成神龙,按属性来说,螣蛇属水,应龙属火,只有一点稀薄“螣蛇”血脉的后蛇,怎么也该成不了应龙吧,更何况它们祖上本来就是同级神物……

    看着步霄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,故渊上神觉得该是怎么都说不通了,下意识的从怀里拿了个什么东西开始扇,扇着扇着发现这正是西王母的帖子,遂回过神来,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,忙把步霄掐诀的手拦下。

    那边厢步霄以为故渊上神还在为此事拦他,遂道:“瞧那小蛇也有翅膀,与应龙原形相似,修起来应当容易一些,你也是闲来无事了,竟要为它烦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故渊上神在心中默默为“螣蛇”哀悼了几息,便将帖子递了过去:“什么小蛇小蛇的,莫不是在你看来,这世间竟无庞然大物?不说它了,你且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故渊上神正要开口说正题,步霄却一边翻看帖子一边接过话头:“庞然大物自然是有的,我前段时间遇到过一条大蛇,刚好那时得了一把闪光锤,便扔过去瞧瞧威力,谁曾想竟将它一口利齿砸碎了,巧的是,从它口里还飞出了一只鸟儿。那锤真不错,光芒快赶上雷神的雷电了,改日予你瞧瞧。”

    故渊上神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纸扇,正在扇,听到大蛇已经在同情不知是哪条历劫归来好不容易化成的龙,是多么倒霉撞上了这煞神,突然听到救鸟这句,将扇击合在掌中,心中了然:“原来如此,想来正是此举了,也亏你还记得,实则,那鸟儿不是旁人,正是西王母随侍身旁的青鸟之一,名唤棠西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不认识。”步霄很快看完帖子,丢了回去: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谁不知道西王母历来看不上一身戾气的他,不巧的是,他也看不上这女仙之首,两不往来,互相清净。这九天之上,生而为仙的仙少,生而为神的神就更少了,他区区战神,不才正是其中一位,用不着买谁的面子。

    故渊上神接住了帖子,早知道他这反应,一边替那痴心错付的青鸟惋惜一边不紧不慢的跟在了步霄身后。

    步霄走了几步,回过身去看着不肯离去的好友:“又来这一招,敢换新鲜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故渊上神厚颜无耻的露了一个笑:“新鲜的怕不灵。”

    步霄冷哼一声,不发一言,故意慢腾腾的向前走去,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不久,荒山野岭的前面竟有一棵桃树。

    人间刚好阳春三月,桃花始开,带着一份懵懂,一份新鲜,和它特有的一份娇艳,就这样缓缓绽放在了来者的眼。

    “把你法力收着点,扰了花时,花神不找你麻烦才怪。”

    步霄刚收拾了“螣蛇”,一时忘了这茬,这时收起,眼前那一枝桃花已然开到极致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些年越发不像样了,西王母的人你也敢去招惹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交久了,彼此什么德性都清楚,故渊上神见步霄不说破,便也未解释,看着他一直盯着那桃花看,惊奇道:“我竟不知道你喜爱桃花?!”,言罢正欲伸手去摸一摸,被步霄一巴掌拍下,随后还被瞪了一眼,像是在指责他:可远观不可亵玩。

    “你若真的喜欢,听说青丘的狐狸养了一大片桃林,你不若去看看?或者咱们一起去,你去看花我去看狐狸,顺便尝一尝他们的桃花酿……”故渊上神脑海里顿时出现了一片桃林,一双素手,一碗醇酒,被自己说得正心驰神往,却听到冷冷两字——“不去”,犹如被一盆冷水当头泼下,虽已习惯了对方总是这样打击人的热情,却仍忍不住的摇了摇头:“你这人,当真毫无情趣……咳,我到底是怎么跟你成了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朋友?”步霄回过头来瞟了故渊上神一眼,不用多说,故渊上神已经知道对方指责的是什么,他假咳一声,道:“我确是早来了,但你堂堂战神,我怎能出手挡你威风,更何况你教训一条区区小蛇我都要相帮,岂不是瞧不起你?!”

    故渊上神已然忘了之前为“小蛇”正名的自己,心里想着,我精心收拾了半天是去赴会的,当然不能动手了,那“小蛇”本就一身污浊之气,还被打得那么难看,沾染半分就不好了,是以自然要站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若那“螣蛇”知晓这位上神的所思所想,不知还有没有勇气活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有理,上神花名在外,反观我呢,爹不疼娘不爱,宫里一顺溜都是男仙,便连院里的树,我都从未见它开过花……于此道上,我确帮不上上神,上神还是另托人情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别啊,此事你不帮我,便没人帮得上忙了!”故渊上神一边讨饶,一边却忍不住腹议,谁不知道这自古战神便是天生地养,哪来的爹娘……连舐犊之情都不许有,遑论其他……却到底没有反驳,见对方毫不动容,便打开折扇,独独露了一双妩媚的眼抛过去,叹道:“不帮便不帮吧,想来这便是物极必反了,多情上神与无情战神,天造地设的一对,便是那月下仙人也牵不出这么巧妙的姻缘来,我此后再不胡闹,便巴巴伴着你可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步霄平素不爱多话,也就遇到了这个唯一的朋友才多说了两句,但常常是说不过他的,是以说到最后都只有一句:“你再恶心我,我就要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故渊上神往往见好就收,听了这话便收起折扇和眼里的光彩,掐了掐时辰,便道:“走吧,再晚点赶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次究竟看上谁了?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谁,西王母身边的小青鸟呗,不过你放心,不是倾心你的那一只。”

    “哪只?什么鸟?好吃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,步霄捏了个清风诀,将一身尘土吹散,正打算两袖清风的翻上云头,却被故渊上神一巴掌把法诀拍散了,于是不耐问道: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西王母寿诞,你两手空空不说,衣服也不换,一个清风诀就打算这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去不就是给她最好的寿礼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故渊上神年纪轻轻的脸上将要露出一副老父亲教育儿子的神态,步霄念动法诀换了身衣服,一个转身将刚刚开放的桃枝折了下来:“行了,寿礼有了,再罗里吧嗦的我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对方答话,步霄果断掐了个诀,两人瞬息便来到了昆仑山下。

    这边厢多情上神还在叹息:“刚刚才战了螣蛇子孙,你法力是用不完吗?明明驾个云过去就行了,干什么要用神行术?”

    那边厢无情战神一句话就终结了话题:“跟你废话半天,我耐心用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知情知趣的故渊上神终是没有再回话了。

    一阵酒香伴着清风送来,令人神清气爽又带了点甘甜后味儿,是瑶池仙酿没错了。

    步霄的烦躁去了几分,再看着手上娇艳欲滴的桃枝,心情不免好了起来,想这宴会,不也全然无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