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穿越大秦当暴君 > 第96章 东陵烈女,陵未雪!
    压抑沉寂的朝堂,女帝端坐皇椅,手抓着黄金剑柄,撑于脚边。

    青丝束于背,英眉斜飞。

    宛若杀戮疆场后,坐看战场尸骨成山的女皇。

    极具英气、霸气、杀气。

    她一言不发,璀璨若宝石般的眼眸,亦毫无急切、惊惧。

    “城破了!”

    一个守将仿若失了力气的禀告:“陈初见御驾亲征,已朝皇宫杀来。”

    一语,如晴天霹雳,让众臣心神俱颤,彻底慌了。

    “诸位放心吧,兰陵古教的强者不会坐视不管,必派金丹强者增援,且我儿已在宫门镇守,必护陛下安全。”

    完颜修趁机道,对自己儿子,极自信!

    众臣也知晓完颜康,乃东陵第一天才,实力、战力皆无双。

    有他守宫门,倒也放心。

    若等得兰陵古教高手,那东陵危机便解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想,他们的心才稍稳。

    完颜修则看向女帝。

    只见她眼眸沉静,盯着朝堂外,涵盖一丝杀气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宫门外。

    众军甲神情紧张,死死凝视面前驾马的身影。

    很优雅。

    很从容神闲。

    一点杀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偏偏身上无形的威慑,却压得人快窒息,越如此,越让他们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“你再踏前一步,信不信我削了你的首!”

    完颜康沉眉盯着,口吐一道杀音,卷起肃杀,如狂风,掀起陈初见耳际的鬓发。

    语气虽强势,但他没动。

    他不傻,单单陈初见一人,便敢单枪匹马杀到皇宫,必有蹊跷。

    要么是实力强,无惧。

    要么身后跟着强者。

    相比来说,他相信是后者,所以,戒备四周。

    “你太废了,拦不住朕。”

    陈初见神色漠然,语气平淡的毫无烟火气。

    胯下,战马仍在朝前。

    “谁废物,试了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完颜康并未生气,第一天才的素养还是有的,他转眸对身后重甲喊道:“你们退后,他交给我来杀。”

    说罢,掠空而起,灵海五重的真气宛若瀚海沸腾,冲击的禁卫军心颤,第一天才,果然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“后撤五十米。”

    郑成骇然,当即下令。

    若完颜康一马当先擒下陈初见,那可趁机威胁大秦军团撤军,救东陵于危难之中。

    凌空而立,完颜康查探四周,确认无人,不禁疑惑,当真是陈初见一人?!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完颜康突然杀下。

    他很小心谨慎,杀下的时候,戒备四周,同时灵海五重全部力量覆盖于掌印,罩杀而下。

    若有强者蛰伏袭杀他,那这一击可挡住,助他逃。

    若没有,那这一掌能杀陈初见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他算得挺周到,可未接近五米,万千剑劲气由陈初见身体而生,如炸弹爆炸,弹片四散弥漫,狂风暴雨般飞卷。

    刹那,完颜康被剑劲气撕碎无数片,连惨叫都没有。

    在众军甲瞪眸注视下,化为一片血幕。

    看得郑成心神遽跳,手中的宝剑都差点没抓稳,什么第一天才,人家连手都没出,就如此被绞杀。

    任你阴谋阳谋,于绝对实力面前,如泡沫一般。

    战马踏着残肢败体而过,陈初见眼皮都没撩一下。

    “闯皇宫者,杀!”

    郑成虽惊恐忌惮,但不忘军人职责,文臣的使命是治理国家,国破,可逃,而军人的使命是守卫国家,国破,人即亡。

    陈初见纵马而过,剑势无匹,那精金盾甲都被斩破,数十层的防御,顷刻瓦解。

    人影、残破的盾甲,在虚空狂飞。

    倒于血泊中的人影,只能惊恐颤抖的盯着一人一骑,踩踏宫门而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!”

    朝堂外,冲杀、惨叫不绝。

    宛若梦魇之音,爬上众臣心头,盯着外面,一双双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他们知晓,完颜康估计也完蛋了。

    完颜修如泄了气的皮球,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“拼了!”

    武将们拔剑冲出,才出朝堂门,便染血倒飞而回。

    三道剑劲气从女帝头顶而过,击穿宫殿而过,看得人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转眸看朝堂门,一匹高大威猛的战马,踏入朝堂内。

    众臣即气愤,又惊恐。

    东陵王朝数百年风雨,还没谁敢驾战马踏朝堂的,简直耻辱,耻辱呀!

    “陈初见,为我儿偿命。”

    完颜修陡然窜起,一掌袭杀向陈初见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地上,一柄剑气腾空,如光扫过,斩下完颜修的脑袋。

    血柱高喷数丈,呲呲呲,洒的一地。

    盖过一切声音,喷血声听的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呼吸都困难。

    这还是一万个,都不及女帝一根脚指头,提鞋都不配的大秦皇帝?!

    想到此前的形容,所有人惊惧而又羞愧。

    “朕不喜欢败了的人站着!”

    陈初见五指交叉,放于马背,瞥向边缘的大臣们。

    那平静的目光,却看得人发憷。

    嘭嘭嘭……

    刹那,众臣齐齐跪在地上,什么尊严骄傲,在此刻一文不值,颤抖喊道:“大秦陛下,饶我们一命,我们愿效忠大秦。”

    女帝无动于衷,抓着黄金战剑,站起身,冷冷道:“陈初见,敢不敢与我一战,你我之战,谁败,谁国灭。”

    都为帝者,败,也要败的坦坦荡荡。

    陈初见转望这位女帝。

    的确容貌冠世,与若倾仙伯仲之间。

    但身材、气质上,却赢上一分。

    陈初见脑中浮现‘凯莎女王’的形象。

    英气!

    霸气!

    若再穿一身黄金铠甲,活脱脱的另一个凯莎女王。

    女帝能感受到陈初见肆无忌惮的目光,在自己身上乱扫。

    她没恼怒。

    手死死抓着战剑,酝酿最强杀伐。

    群臣偷瞥,瞧见陈初见的目光,以为陈初见对女帝动心了。

    心头顿喜。

    女帝芳华绝代,多少人费尽心思而不得,若迷住陈初见,或许陈初见一高兴,就放了他们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女帝抓着黄金战剑,从皇椅冲杀而下,宛若冲锋的女战士,直接劈杀向陈初见。

    女帝的修为,以往显而不露。

    但今日释放,很骇然。

    灵海八重。

    陈初见优雅的坐在战马上,左手抓缰绳,右手虚空一抓,地上的战剑飞起,更快,直接斩在女帝肩上。

    肩骤沉,喀嚓,战剑干脆直接的砍进去,嵌入肩骨,如刀砍骨头一样。

    一片片血浪花儿,霎时飘过虚空。

    看得群臣眼珠子都掉一地。

    但女帝眼皮没眨一下,也没哼半句,极速挥剑横扫,砍向陈初见的头颅,

    陈初见拔剑猛挑,将女帝挑飞,砸回龙椅。

    鲜血顺着皇椅流淌,剧痛,令她的手臂颤抖,拿不起剑。

    狠!

    真狠!

    难怪能将大秦力挽狂澜。

    群臣心底发悚。

    “如何?!这样的结果,你满意吗?!”

    却在此时一道带着嘲讽、快意味道的声音,从朝堂外传来,群臣望去,只见许岳与诸金丹老人一起走进来。

    兰陵古教!

    众臣大喜,兰陵古教的强者,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许岳盯着女帝,笑道:“陵未雪,不依靠兰陵古教,你还真无力回天。”

    女帝盯着得意的许岳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许岳负手走进,连陈初见都不屑一顾,只盯着女帝,道:“我能帮你解决一切。”

    诚然如此,此刻东陵王朝能抵抗的,都用了。

    结果,依旧败了。

    只能依靠兰陵古教。

    女帝眉头一凝:“要朕嫁给你?!”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许岳摇头,旋即徐徐张嘴吐出一句:“我要你求着我娶你。”

    女帝默然,随即,瞥一眼被陈初见砍裂,冒血的肩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