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凤女不归 > 第四十九章:在下的名声不打紧
    哈哈,这些地契都是她的了!

    东方芜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欢喜!

    “行,我这里屋子多,容公子选一间喜欢的住下便是啦。嘿嘿,那这些地契,我就却之不恭啦!”东方芜满口答应,财迷似的,将地契一张张拾起来,叠好,眉眼都笑弯了。

    东方芜真是幸福的想要飞起来了,开心的在院子里大吼大叫,“哇,都是我的,好多地,啊,哈哈哈,想不到我也有今天,哈哈哈••••••”

    春娘额上挂着三根黑线,容西月却看着那欢快地人儿,勾唇浅笑。

    “这下啊,就是再来百户贫民,我也能收下!”东方芜道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好奇,你收留那许多贫民作甚?”容西月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••••••”东方芜略一沉吟,道:“发家致富呀!”

    容西月面上笑意盎然,一双眸子却在说——我信你个鬼哟!

    容西月本就在东方芜的竹楼占了一间屋子,就在东方芜卧室右侧那间,这样一来,他回屋都会从东方芜屋前经过,他要的就是经常在她眼前晃悠。

    他这么个翩翩公子,芝兰玉树的,就是要在她面前多晃悠晃悠,她才会发现他的好嘛!

    当初东方芜设计这座竹楼之初,便将二楼作为主人卧室,为秦萧,舒亦各自设了一间卧室,一字排开,东方芜住在中间最大那间,右侧是另外两间,她卧室左侧那间是浴室,最左侧还有一间是茅房,设有两个卫生间,里面安置的都是木质马桶,为了舒适如厕,东方芜还缝了垫子。

    这间厕所下面两间,也是同样的设置,一间厕所,一间浴室,她本想着把竹楼弄成医馆,但是她的行医事业一直没有得到发展。

    容西月又派人运了些书过来,他在这儿一住下,福贵便时不时的往这儿跑,跟他汇报些生意上的事情,东方芜暂时也没有空闲管容西月身上的毒,她是算着日子回来的,想来她田间的禾苗都长成了,她要忙着弄田间地头的事情,这第一批水稻,她是要亲自种上的。

    医馆她也顾不上去看顾,先前她把剩下的银子都给了秦萧,手头上也没了银子,便跟容西月借了笔银子,又买了批玉米种子,腾了一大块地专门育种,又在村头做了个简易的告示墙,请里正代笔写了招工启事,招人犁田插秧,每人一天十文工钱。

    这告示被贴上墙的头一天,孙寡妇、林大福、许娘子、张媒婆、周大明、还有几个面生的汉子就上门来帮东方芜插秧了。

    几个力气大的汉子,被东方芜安排着去犁田,索性要种水稻的田都靠着土河,不用费力的往田里挑水,东方芜直接挖开了将河水拦住的田埂,河水便漫进了田中,如此一来,等周大明把田犁好了,再钯一钯,就能直接插秧。

    接手了容西月送出的地契,东方芜打算将延河的地都插上秧苗,她的工作量也就加大了不少,一直在田间忙到入夜,回到家,累得饭都不想吃就直接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容西月见东方芜这般,换了身干净的短打,也跟着东方芜去了田间地头,这美人啊,就是换了身糙衣裳也挡不住那俊美的容貌,一加入人群,就惹得那些婶子,娘子些直勾勾的看。

    村里人倒是知道东方芜家住了位相貌不凡的公子,却还是这般近距离观赏,七嘴八舌的问东方芜,“东方先生,这位公子是谁呀,长得真俊!”

    就是那钯田的几个糙汉子一见容西月,也是惊为天人,周大明只看了一眼,便转过头,继续认真犁他的田,心道:长得好看有啥用,先前那个姓萧的,长得人模狗样的,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!

    现下全村都知道东方芜消失那两个月,是因为与秦萧和离了,周大明自然也知道这件事,在他心目中,那秦萧就是个人渣。

    以前,东方芜穷困得只有一间茅草屋时,就没有看上他周大明,现在她也算是个小地主,周大明是个有自尊的男人,自知现在自己这般模样是配不上东方芜的,便将那情愫深埋心底,但谁要伤害她,他是绝不会放过他的。

    “哈,这是邀月楼的容公子,他身子有疾,住在我家养病!”东方芜不慌不忙,几句话就撇清了两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村里好些人都让东方芜瞧过病,一听这俊美公子竟是在她家养病,自然也不会去嚼舌根。

    “诶,我听我儿子说过,东方先生在邀月楼说过书!”张媒婆一边插着秧苗,一面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先前,容公子也是帮了我大忙的,他这病啊,我自然要上些心的!”东方芜笑答。

    “东方先生还会说书?”说这话的是林氏。

    “东方先生说书时出口成章,才华横溢,故事引人入胜,在下倒是很想先生继续留在楼中说书!”容西月温和一笑,这一笑如姣花照水一般。

    “当真?”许娘子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嗨,那还不是为了混口饭吃,各位婶子娘子些,你们也知道,我东方芜初来土村时,只有一间茅草屋,吃了上顿没下顿,不寻点路子找银子,我恐怕连那个寒冬都撑不过来的!”东方芜可不想那么高调,一面说话,手中还在忙着插秧,动作却没停下。

    她倒是想起来,张媒婆的儿子在县城一家大酒楼做跑趟伙计,想必是从那些食客处听到的风声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听我儿子说的,他说东方先生在邀月楼说书,那邀月楼,每日宾客满堂,又说先生的书,说得相当好,得了许多打赏呢!”张媒婆又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啊,我才有银子买下这些地嘛,哈哈!以后啊,咱们村儿再也不用担心地主来收租了!”东方芜笑着打哈哈。

    容西月插完手中那把禾苗,又拿起田埂上打过来的一捆,抬手摸了摸额上的汗珠,道:“你买地只是为了不交租?”

    东方芜道:“那是自然,自己的田地想种什么就种什么,以后再也不用担心饿肚子,多自由快活!”

    许娘子笑道:“得亏你有这样的想法,还记挂着我们乡邻,先生这回可是做了大善事,往后我们大家的日子就好过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••••••”一众干活的人,七嘴八舌的跟着附和。

    插完一捆禾苗,东方芜直起身,一阵清风拂面,她裤腿挽起踩在泥泞的水田里,迎着风张开双臂,清风瞬间带走了身体的疲累,她笑道:“好凉快!”

    闻言,大家也都直起身,感受这阵风所带来的凉爽,容西月见状也直起身,被这阵清风吹拂着,果真舒服无比,风中夹杂着点点青草气息,点点花香,点点泥土芬芳涌入他鼻腔,先前还觉得疲累的身躯瞬间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舒服吧?”东方芜侧头问他。

    “嗯”容西月含笑点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,容公子,你脸上都是泥呀!是打算在脸上插秧吗?”这一侧头,东方芜便看到容西月那张绝美的容颜,粘上了污泥。

    容西月闻言,用袖子在脸上擦了擦,问: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他那动作太别扭了,不但没擦干净污泥,还弄得更脏,东方芜不忍道:“没擦干净,你过来点儿,我帮你擦!”

    “嗯”容西月应一声,向东方芜那边挪了两步,将脸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东方芜放下手中的禾苗,把沾满污泥的手在衣裳上擦了擦,左手抓住容西月的肩膀,用另一手的袖子给他擦了擦脸上的污泥。

    许娘子见两人这般亲密,又都这般胜雪姿容,不禁道:“容公子与东方先生当真般配的紧!”

    闻言,东方芜才觉自己与容西月走的太近了,忙松开了抓着他肩膀的手,道:“擦好了!”

    又对许娘子道:“许娘子你别乱说,我已是成过亲的,你这般说话,会有损容公子的名声!”

    许娘子听东方芜这么说,随即道:“额,对不住,容公子,我一个乡野小妇人,不会说话,请你莫要见怪!”

    容西月却道:“无妨,在下的名声不打紧,损得的!”

    闻言,东方芜眸子微眯,他这话什么意思?他这话在东方芜听来是没有一点感动的,这话言外之意是,他也觉得与她走的近了,会损害他的名声,只是他不在意而已!

    呵!谁愿意跟他走的近了?

    是谁死气白咧的赖在她家不走的?还赔了许多地契来。

    还好他只是来看病,若是来搞对象,就冲他这话,她分分钟灭了他的灯!

    这货若是在那边的世界,恐怕就是一个妥妥的钻石王老五,只怕许多女人都削尖脑袋想往他床上爬。

    想想他被众多美女围追堵截的画面,啧啧啧••••••还挺刺激的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••••••容西月,容公子,你太逗了,你要笑死我!”东方芜被自己的脑洞逗乐了,突然捧腹大笑,不慎脚下一滑,翻倒在水田里。

    容西月可不觉得好笑,他不知道东方芜是被自己的脑洞给逗笑的,只当她是故意打岔,想让众人把话题引开,她这一翻倒,他认为,她是想逃离肇事现场了。

    容西月哪能让她如意,一把拉住了她的手,谁知,泥这么滑,他一个不慎,自己一个趔趄竟也滚到了泥里,还好死不死的趴在了东方芜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