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凤女不归 > 第四十八章:你病了?
    东方芜将这些事情都交给了里正,只说待那些人再来,便直接来找他立字据就行。

    赶了小灰灰出来,东方芜迫不及待的就骑上了驴背,这两月不见,小灰灰竟跟她使性子,踢腾着后退要把她撂下来,东方芜又哪里肯让它撂下来,握紧了缰绳,就打了小灰灰的屁股。

    嘿,这小灰灰也不孬,气得它直接一轱辘的往前跑,那速度说是快如闪电也不为过,东方芜坐在驴背上被颠的差点散了架,直喊:“小灰灰,快停下,停下!”

    小灰灰却还不肯停,东方芜又喊,“我错了,灰大爷,快停下,莫摔了我耶!”

    喊完了,又忽的想起来小灰灰是头母驴,便又喊,“对不起,是灰姑娘,灰姑娘,快停下,停下!”

    这喊声嘹亮得紧,将村里人都喊出来。

    “东方先生回来?!”林娘子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,诶,真的是东方先生!”张媒婆挤到人群前面,定睛一看,喜道。

    “诶,快看,东方先生回来了”村民声音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啦••••••”

    “总算回来了••••••”

    又听得东方芜被驴子驮着东倒西歪,不停的与疯了似的驴对话,她却又不觉危险,便只当她是骑驴玩耍,三五成群的站在路边看起了热闹,还惹得那几个婶子哈哈大笑!

    容西月和春娘、周大明也被这笑声炸了出来,一见是东方芜骑的驴发了疯,正要经过周大明这边时,他紧张地冲过去,拦在了东方芜正要经过的小路中间,喊道:“先生别怕,我来救你!”

    说罢,周大明张开双臂,作势就要拦下小灰灰,这头小灰灰直接直直地冲过去,驴头一顶,将周大明顶到了水田里,糊了一身泥。

    里正吴广全正在家午睡,被外头的喧闹声扰了,出得门一看,哎呀!是东方芜的驴疯了,赶忙冲路边那几个汉子喊,“快上去帮忙啊!”

    东方芜一惊,大喊,“别,快闪开,千万别过来!”

    这一喊,容西月刚迈出的脚步又顿住了,想上来帮忙的汉子,也退了回去,东方芜也跟驴较上劲儿了,她还不信了,一头驴她还收拾不了了。

    想把她撂下来,哪有那么容易,她笑道:“嘿,灰姑娘,是不是好久没见你主人我,兴奋啦!”

    驴可不会回答她,直一个劲儿的往前奔,东方芜被它颠的气喘吁吁,道:“好,我看你胸有大志,今儿个,我就让你肆意一回,做一回那战马!”

    说罢,东方芜一手勒住缰绳,伏低身子,双腿在驴肚子上一夹,另一手一巴掌拍在小灰灰屁股上,“驾”这一夹一拍一喝,小灰灰跑得更快,东方芜却有种真的在骑马的感觉,她又呵一声“驾”小灰灰又跑得快了些。

    东方芜已经没了先前的惊,爽朗的地道:“哈哈,灰姑娘,好样的,让我们策驴奔腾,红尘作伴,活个潇潇洒洒!”

    东方芜许久没有这般开心了,索性就放纵自己一回,她便尽情的放飞自我!

    隔天,容西月当真就把土村周边那几个村的地契摆在了东方芜面前,东方芜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看着春娘将那一张张盖了印章的纸,一一摆在她面前,让她过目,半晌,东方芜才道:“容公子,你这是打算在我家摆地摊吗?”

    容西月笑道:“看来我还得教你识字!”

    这个容西月,怎嘛,看不起她没文化啊?

    东方芜嘀咕:“靠,我一个二十五世纪,跨入神域纪元的人,竟然被你嘲笑没文化。姐姐我只是看不懂你们那,写的跟蚯蚓一般的字罢了!”

    容西月听不清东方芜说了什么,只当她是心中不平,含笑道:“春娘,你念给她听!”

    春娘道一声“是”铿锵有力,遂拿起一张念道:“今有,火村之南,木村以东,水村以东南,金村以西北,之土地所有,转让于东方先生,东方芜;落款,邀月楼容西月,正雍二十三年五月初二。”

    春娘又拿起另一张开始念,后面每一张都是地契,标明了土地所在具体位置,占地面积。

    东方芜一头雾水,不知道容西月是吃错了什么药,还以为容西月只是随口一说,没想到••••••

    东方芜道:“容公子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容西月坐在杏花树下,光洁如玉的面上,一直带着笑意,黛眉弯弯,眸子晶亮,像极了夜空里皎洁的皓月,白皙的皮肤衬着淡粉的薄唇,俊美绝伦的五官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柔和光泽。

    似乎被阳光照得困倦了,他眯起眼眸,温声道:“送你!”

    东方芜有些无语了:“我不要,无功不受禄!”

    容西月就知道东西没那么容易送出去,起身走至她面前,身姿英挺,仿若修竹,“有功,便可受?”

    东方芜不明所以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容西月优雅一笑,“想要地契否?”

    这不是废话嘛,东方芜肯定是想要的,这里没点土地傍身,指不定哪天就会饿死!这容狐狸到底想干嘛?他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吗,这么轻易的就把地给她?不能吧!

    东方芜将自己黏在地契上的目光,强行转到容西月那绝美面上,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容西月道:“我要搬到你的竹楼!”

    “哈?”东方芜探究的目光肆意在容西月面上扫视。

    先前她不在,他就搬进了她的竹楼,现在她回来了,怎么的他也该搬走了。她怎么的也算是个被休弃之人,与一个男子同住一个院子,似乎不太合适啊!

    她道:“容公子,这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“我心中有疾,且颇重,不医,恐不得活;此处既是医馆,你乃医者,我为病患,不管结果如何,地契都归你,我亦,无悔!”容西月这番话说的分外真切,那对深邃墨眸闪闪发亮,直勾勾盯着东方芜。

    “你病了?”东方芜有些怀疑,这货看上去哪里像病了,别是诓她。

    容西月答得简洁:“是”

    她道:“你坐下,我看看!”

    容西月缓缓坐在东方芜左侧长椅上,抖抖广袖,伸出光洁白皙的手腕来。

    东方芜手指悄悄伸到自己右手手腕上,唤了一声“唯”随即右手纤细指尖按在了容西月腕脉上,左手食指与中指,指尖扶伤自己太阳穴处,开启了透视扫描功能。

    能量芯片功能强大,用于神域生活以及出行,这一次回到山洞住时,她在科考船上找到了爸爸为她研制的最新型芯片,可惜爸爸还没有亲自送给她,就出了事。

    她将损毁的芯片取出来,换进了最新型芯片,这块芯片与以往的那块不同,竟然是能与人体共生的,功能也比之前那块强大许多,还有自动修复程序,更是已经拥有了自我意识,她的爸爸,不愧是二十五世纪跨神域最出色的科学家。

    她可以通过意念对它发布命令,还能帮她修复肉体上的损伤,这若是在那边的世界,这样的芯片一旦被世人所知,不知会引起多大的轰动,那时人们死后,也不用将自己的意识抽离出来,编入程序中,植入机器人大脑才可继续存活下来了。

    只怕到那时人再也不用担心会死亡。在人们能将意识抽离出来,放到机器人大脑中得以继续存活之时,人类便跨入了神域纪元,若这样的芯片被发布,想必世界又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吧。

    东方芜为这个拥有意识的芯片取名“唯”,有唯一之意。

    东方芜瞳孔缓缓聚焦在容西月的心上,将透视功能开启,东方芜便将容西月体内错综复杂的血脉看得清晰无比,他的心脏有力的跳动着,血液中隐隐能看到丝丝紫色,似烟如雾,蔓延在他的血液中。

    而在那些血管的薄壁上,附着着一层淡黄色的气息,像雾气,又像是柔和的光,这是何物?东方芜不禁顺着那气息一路往下,那些气息竟是从他小腹中涌便全身的。

    唯分析了那股气息,说是内息,东方芜顿时瞪大了眸子,这到底是什么时代?内息这种只在武侠小说中出现的东西,竟然真的存在,还被她看见了!

    东方芜用唯分析了容西月血液中的紫色烟雾,分析结果是毒物,毒素成分太多,也并非不可解,只是需要的时间比较长。而且这种毒是他生来就有的,若要化解干净,需要特殊的药引才行,只是到底需要什么药引,她尚未想到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容西月见她摸着自己脉门,一双灵澈的眸子却在自己身上打量,仿佛要看穿自己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中毒了,嗯,毒素太多,一时不好分辨,不过你能活下来真是不容易!”东方芜说着脸越凑越近,眼睛都快贴到容西月胸膛上了。

    容西月也不推开她,任她肆意靠近,他身上淡淡的幽兰气息,便钻进东方芜鼻尖,东方芜这才意识到自己靠得太近,赶忙往后退了些,轻咳两声,掩饰尴尬。

    容西月面上不显,一派从容淡定模样,他的耳垂却红的快要滴出血来,暴露了他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如何,我这条命,可值这些地契?”容西月先开口打破尴尬气氛。

    “嘿嘿,容公子,好说,好说,”东方芜也不傻,容西月不是腰缠万贯吗,这些地契对他不过九牛一毛,命肯定比钱重要啊!

    这么一来,收下地契,帮他解毒,也说得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