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大宋第一状元郎 > 第四百五十四章 拦路者死
    杨霖再次开口,依旧是石破天惊。

    “臣提议废黜中书门下侍郎太宰蔡京相位,召回张商英拜相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就连宋江都有些动摇了,他神色十分复杂。

    少宰是不是有些欲速则不达了,经此一变,蔡京这个权奸若是能拉拢过来,肯定会迅速平定汴梁的骚乱,让这次宫变的动荡以最快的速度平定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要罢相,是不是吃相太难看了。

    杨霖面沉如水,所有人都低估了他的决心,三进三出汴梁城,杨霖已经让步过了。

    满朝的文武,并没有因为他的让步而稍有改变,相反他们是咄咄逼人,你让一步他就紧逼一步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让动荡结束?该死的还没杀完呢,大宋烂成这样,就要一次性把烂肉全割掉,还有机会生肌活血,不然的话割不尽的腐肉又会继续腐蚀这个庞大的帝国。

    现在的大宋,外患只有一个女真,而他们即将面临焦头烂额的局面。上京城朝不保夕,契丹的反抗将会随着姚平仲和耶律大石的北伐而越演越烈。

    幽燕之地,他们又无法突破韩世忠宗泽的防线,完颜希尹被自己杀散,克烈部人马已经咬了上去,很快就会被全部扫灭。

    契丹自顾不暇,女真急于抽身,自己就在这汴梁城,把大宋的弊端好好的治一治。

    赵偲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了,杨霖这三把刀,每一刀都砍在了要害位置。

    禁军...文官...宰相!

    这大宋最禁忌的三个名词,倒成了他的试刀石,是不是有些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。

    杨霖大声道:“陛下,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赵偲挥了挥手,杨戬赶紧代他说道:“陛下准奏。”

    散朝之后,杨霖迈步走出大殿,杨戬和刘清水都跟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杨霖回头,看着杨戬,这哥俩自从认识到现在,默契十足。一个主外,一个主内,杨霖拉住他的手:“老哥,禁中之事,全都托付你的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杨戬点了点头,白净的面皮上轻轻一笑,擦了擦额头的汗水:“这一回,我们要把天捅破了。”

    刘清水左看看杨霖,右看看杨戬,不太懂他们的意思,但是也莫名的心潮澎湃,上前把手摞上,神色慷慨,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出了皇城,才发现汴梁东大街聚集了一群文官士子,禁军兵将,堵在路上。

    “是杨霖!这奸贼出来啦!”

    “乱臣贼子,呸!”

    “圣人何在?圣人何在?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一看杨霖等人出来,全都霍地一下站起身来,或谩骂,或激昂,一副口诛笔伐声讨奸贼的模样。

    杨霖翻身上马,一拽缰绳,大声道:“统统让开!”

    “杨霖,你个乱臣贼子,快快将圣人交还出来!”

    “杨霖挟持圣人,正是我辈要诛除之奸邪!此时此刻,除了为国除奸之外,还有什么说得?”

    怪不得大庆殿早朝没有人,这些鸟人都堵在这里了,他们恐怕还不知道杨霖砍下的三把刀。仗着大宋不杀士大夫的百年惯性,在这里叫嚣起来。

    杨霖冷眼看着他们,突然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厌恶,他将手中的马鞭一举,身后将士转瞬之间就从向两翼延伸的横阵,变成了披坚执锐马踏万军的锥形阵。无数马蹄起伏敲击着皇城外广场的青石地面,重重的直入所有人的心底!

    身前的禁军军将,士大夫,太学士子,年纪不一,有文有武,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点,全都是面红耳赤,大声叫嚷。更有些禁军将士挥舞着兵刃,威胁味十足。虽然杨霖说服了一些禁军投降,但是六十万人,总有一些是不愿意归顺杨霖的。毕竟杨霖和禁军内部,很是有一些解不开的仇怨。

    这可笑的勇气,让他们指着一群咬钉嚼铁的厮杀汉,大声辱骂。

    马鞭落下,马踏长街,一场血腥的屠杀就在这御前街道上展开。

    惨呼之声,响彻云霄。无数人卷成一团,四下冲撞,互相践踏。这个时侯身在其中,已经没有了任何想法。只想快点逃出这个即将变成修罗场的所在。什么功名富贵,什么党争宫变,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!

    有些实在来不及逃命的人,也不管自己身在何处,也不管下一刻马蹄是不是就踏了上来。昏头昏脑的跪倒在地,大哭乞命,磕头如捣蒜一般。

    就是这群鸟人,把长江以北葬送,什么狗屁禁军,什么腌臜官僚,在铁骑面前除了磕头投降,就是抱头鼠窜,一如几十年后的靖康浩劫。

    汴梁城内的这些贼厮鸟,享受着全国的供养,耗费这汉家百姓的膏粱,到头来却连汉家女儿也不能保护。

    都门禁军六十万人,是开国时侯赵匡胤承自后周的百战精兵,是用来震慑讨伐天下不臣的全部依托。

    仅仅百年的时间,就被大宋自家养成这般模样。他们坐拥着天下的竭力供养,却不能面对胡骑发一矢。当国难之际,这号称几十万的禁军,女真未至就溃于黄河边。

    第一次女真围城不敢上城墙抵抗,去援太原又不经一战便是惊溃,让小种率领的西军的主力全军覆没,坑友军坑得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女真人第二次围城的时侯,仍然无一人敢战,逼得大宋绝望当中只能依靠郭京的六丁六甲神兵跳大神。

    女真破汴梁,他们也是乞命跪受刃而已。为胡虏所虐杀,都不敢做丝毫反抗。

    如此含鸟猢狲,腌臜泼才,竟然敢挡在自己的面前,一口一个奸贼。他麾下的西北将士如一把锋锐凌人的尖刀,直直杀入大队人群当中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撞飞,又有多少人被踏于马蹄之下。甚或没有人能稍稍结阵阻挡这些甲骑一下,只是拼命的向着四下逃散,要离这些凶神远一些。

    有些逃得远的,便被后面的骑兵射杀,这种级别的战斗对他们来说,就如同秋风卷落叶,连寻常的操练强度都够不上。

    杨霖骑马,踏过血流成河的长街,慢慢向昭德坊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