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重生之先声夺人 > 第六百六十章 《猎魔笔记》第一章
    林淼和丁少仪的讨价还价,属于一种双方心照不宣的变相对赌。

    林淼赌的是《猎魔笔记》必然走红,而《真相》赚多少钱根本无所谓,甚至不赔就行;丁少仪则是在赌林淼这两个字,将来几年的市场价值。眼下老林扑街,老狄也被林淼捏住了命运的咽喉,只能给林淼当长工,而出版社旗下的其他签约作家,又全都不是特别争气——

    且不说挣不挣钱的问题,那群清高得不得了的家伙,明明饭都快吃不起了,却还在死性不改地追逐自己的文学梦想,十个里面有九个都是何胜明的德性,成天做梦想写一本永垂不朽的世界级名著出来,每个月交稿两三万字是常态,一个月能写五万字的算爆种级选手,个别伙计甚至连一万字都交不出来,但幸好签约归签约,出版社不用负责给他们发工资,要不然丁少仪真的提菜刀上门催稿都能做得出来。所以指望他们给出版社挣钱,真的不现实。

    事实上出版社目前要不是有《寻仙》的爆炸性收入撑着,而且《小院杂谈》、《僦居发微》和《问道》三本书还有余温,就老林这么突然一扑,外面的约稿一次性全都断了个干净,说不定社里现在已经连工资都发不出来。要真到了那个地步,想来就算她丁少仪哭着喊着跪着求着要回《东瓯日报》的怀抱,人家日报集团的领导都不见得会答应。毕竟出版社加印刷部,连本地加外地的,被她带出来的员工足有600来人,这么大一笔财政负担,哪个单位吃得下?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丁少仪花费心思,力捧林淼这个神童光环闪闪发光的“幼年作家”上位,几乎已经是她目前唯一的选择。而林淼肯主动降低《真相》这本单独署名的新书的提成,在丁少仪眼里,就是一种积极主动并为出版社着想的表态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对赌,丁少仪和林淼都算赌得心甘情愿,且完全存在双赢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林淼晚上回到酒店,吃过晚饭后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了——当然这些日子他每天都是这么干的,反正在最近内心脆弱敏感的老林看来,不管林淼在房间里做什么,那都是“我儿子果然看不起我了,都不跟我一起看新闻联播吹牛逼了,你成绩这么好还复毛的习,明明就是躲着为父对不对?果然我一不当官你们就不拿我当盘菜,不尊重、不关心、不疼爱我了,哼!”

    但不管老林的内心到底有多少戏,林淼真的没功夫搭理他,不然随便聊两句,半个小时就不知不觉地没了,真心浪费不起这个时间……

    林淼在摊开四百格的时候,内心既纠结又无奈。

    本该是考前冲刺的日子,结果却要浪费一晚上写,真心有点哭。可他要是不写,又怕《寻仙》热度过去,就算赚到的钱足够舒舒服服过完明年、后年、大后年,但再往后呢?

    随便掐指怎么算,就算明年马上初中毕业,距离他大学毕业也还有很长一段时间,读书和养家的双重压力,肉眼可见的还要持续很久很久啊……

    “唉。”林淼轻轻一叹,又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抬手看一眼时间,便开始摒除杂念,抓紧干活。从晚上7点到9点半,短短两个半小时,连构思带写作,而且还是手写,难度其实不小,就当是为明年的全国初中生作文大赛热身了。

    仰头看着天花板,酝酿了五六分钟后,林淼的脑海中逐渐有了点画面,于是提笔开动——

    午夜三点,名叫汉威尔的罗吉尼亚小镇教堂塔楼里,家用酒缸大小的铜钟接连响了三声,这是小镇建立五百年来的传统,提醒某些夜行生物,最黑暗的时间就要结束,黎明的阳光正在接近。敲钟者是教堂的值夜人员,和教堂里的所有神父一样,穿着印有十字架图案的统一制服,只不过少了顶帽子,显然还只是个实习神父。

    实习神父敲完钟后,下楼的动作略显几分慌张,完全没有警告他人的气势,反倒像是虚张声势完毕后,着急要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藏起来。稳稳立在塔楼上方尖顶处的年轻男子,夜视能力极强地看着那身穿黑衣的年轻身影跑远,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一阵寒冷的夜风从他脸上吹过,十月份的高纬度地区,气温已经足够低了。很多夜行动物,这时候应该开始减少夜间活动,但年轻男子却清楚地知道,有些东西,越到冬天就越是活跃。尤其是今天,农历九月十六,十五的月亮十六圆,天晓得那群和蚊子一样靠吃流食才能活下来的东西,是怎么进化出这种月圆之夜就兴奋难抑的条件反射的?

    难道和大马哈鱼洄游产卵是一个道理?

    所以它们一到冬天的月圆之夜,就必须到处咬人发展下线?

    嗯,这个推理,很科学,也很符合逻辑!

    年轻男子看着身下各种尖顶的建筑,内心坚信自己的判断没错。

    突然这时,一道肉眼难辨的黑影,在前方五六十米的地方一闪而过。来了!年轻男子本能地从屋顶上跃起,同时右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道符咒,一只利爪仿佛无中生有地从夜幕中探出,指尖从年轻男子的鼻尖划过,带着浓浓的血腥味,年轻男子右手一抖,符咒闪电般飞出,像贴到实体一样,贴在了前方的空气中。

    从塔楼上掉落下去的年轻男子,袖中射出一道绳索。绳索在楼塔楼顶上飞旋了几圈固定住,年轻男子在房屋的侧墙上轻轻一踏,轻松写意地又蹦回了塔楼上。看着前方贴着符咒的空气,他从怀里拿出一包烟来,点燃后吐出一口气,改用英文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为了抓你,老子上了足足四个补习班。血族生物起源史的分最好拿,全都是选择题,我找学长买了答案,还买通了监考老师,连书都没翻就拿了满分;血族鉴定学的稍微麻烦一点,需要我自己背课本,老子考前突击了整整两个晚上,红塔山都抽掉三包;血族捕捉纲,幸好理论课不难,不过操作课我拿了满分;最难的就是特么的血族捕捉学专业英语课,我真是想不通啊,为什么抓几只蚊子还要学英语?难道我拍死你之后,还要给你做场法事?单位也没拨这个预算啊……”

    年轻男子絮絮叨叨间,前方的空气扭曲了几分,显现出一个巨大的轮廓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长着一堆巨星蝙蝠翅膀的人形生物,魁梧,毛发旺盛,但是秃顶。年轻男子发出的符咒,就贴在它的翅膀上。秃顶雄壮的蝙蝠怪转过身来,直视着年轻男子。年轻男子看着它的模样,却露出嫌弃的表情。那是一张惨白的脸,标准的白人面孔,面庞下,却分布着一道道纵横交错、清晰可辨的红色血管,眼中的瞳孔鲜红得透亮,然后他嘴一咧,就露出了满嘴的尖牙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细细打量了眼前这只传说中的吸血鬼片刻,忍不住谴责道:“长这么丑还三更半夜出来吓人,你们这个物种,绝对思想品德有问题!”

    “黑炎!”怪物根本不和年轻男子打嘴仗,口吐人言,一道黑色的火柱直冲年轻男子面门而去。年轻男子侧身躲开,让火柱几乎贴着他的身体擦过去,同时恍然大悟,心想原来吸血鬼使用黑法术,必须配合口诀,难怪要学英语!只是为什么这口诀如此简单,而自己却要学一整套的语法?这群没文化的怪物,简直浪费他宝贵的时间!

    年轻男子满心腹诽,左手从腰间取出一把枪,对着怪物一摁扳机,枪口火光一闪,一颗银弹如流星般划过,直中怪物的眉心,从它脑后穿出,瞬间将怪物的后脑勺破开一个巨洞。被击中大脑的血族晃了两下,失去重心,身子一歪,直坠下楼,嘭的一声闷响,砸落在小镇的水泥地面上,溅出一大滩气味难闻的隔夜了血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从楼上下来,为难地站在怪物身旁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他的身旁,忽然又有数不清的黑影,砰砰作响地闪现出来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却丝毫不慌地数数道:“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二十八只?一整窝都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原本空荡荡的街面上,突然被秃顶蝙蝠怪填满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呵呵一笑,问它们道:“你们知道我为什么经费不够吗?”

    说着话,突然举起枪,朝天上一射。

    一颗信号弹在空中炸开,小镇的最边沿处,突然亮起紫色的灯光。那灯光比渔网还要致密,迅速从小镇的四面八方,向年轻男子所站的位置潮水般聚集过来。站在路中间的怪物们纷纷面露惊恐,却全都发现自己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指了指地面,地面上赫然显出一个八卦大阵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故意在这里等你们呢?因为我布下了陷阱啊。为什么你们全都中招了呢?因为没文化,又不喜欢动脑子啊。”年轻人淡定地站在一群怪物中间。

    这时紫色的灯光,终于来到了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马路两旁,无数盏小灯泡同时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被灯光照射到的怪物们,身体一接触到光,便冒出阵阵浓烟。

    痛苦的惨叫声从它们口中发出,在小镇中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拿出一个口罩带上,继续像解说员一样,眼里含着笑道:“秃顶蝙蝠怪,俗称吸血鬼,学名泛欧大陆秃顶蝙蝠怪,自称血族,按危险程度,由上至下分公侯伯子男五级,公爵级血族具备隐身、幻化、使用黑魔法等能力,并身材魁梧,可口吐人言,弱点两处,第一,以银弹击中头颅,务求正中靶心爆头,第二,紫外线直接照射。你们这群没文化的怪物想不到吧,我把经费全都拿来买紫外灯了,足足八百万个,连这里的下水道都装了。老子一个人,就救活了一个濒临倒闭的灯泡厂啊!”

    年轻人正兴奋着,离他较近的一只怪物,痛苦地朝年轻人伸着爪子,嘶吼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吗?”年轻人微微一笑,“我叫沙阳,一个只能音译不能意译的名字,我在远东市暗夜警备区第一大队第三中队上班,职称是中士猎魔人,21岁,未婚。今天是来探亲的,顺便领了个出差任务,拿任务奖金补贴探亲费用。”

    “补贴?”那怪物瞪大了眼珠子,死前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,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秃顶老鬼,死不瞑目。